谁说腐女不能吃bg,杀天老娘就喜欢zr咋地!!

【短篇完结】双向等待


※设定来自一首玩烂的歌,猜猜看
※现世灵异刀都有,不喜欢虐的就×吧
※药郎出没注意
※ooc极度

酒吞保持着这种呆泄的姿态浑然不知地挥霍了整个一早上的时光,他的脸上仍然没有一丝血色。阳光格外灿烂,与这间死气沉沉的病房对比起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唯一证实着他的生气的,似乎只有他那一头标志性的红发了。

很久之前,久到酒吞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那些护士还会不厌其烦地进来催促他按时打针吃药,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是酒吞单方面沉默不语,只不过不是他话少,而是他真的说不了话。

不清楚什么时候那些护士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着华服的男人。

酒吞的脖颈被被一层层惨白的纱布包裹。很难受,也很熟悉。那男人的出现并引起酒吞多少兴趣,他瞟了一眼,继而回归先前病怏怏的状态。

“你不奇怪有个冒失的家伙擅自闯入你的视线吗?”男人不恼酒吞的冷漠,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似的,见酒吞还是没有反应,男人不紧不慢地说:“那么,你为何拘禁在此?”

酒吞看着他,眉宇紧皱,显然对男人莫名其妙的问候感到不耐。

“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卖药郎罢了。”像是意识到酒吞的处境,卖药郎随和地接道。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卖药郎这种职业吗?即使心底嘲讽着,酒吞还是有些异样的怀念感。

呼之欲出的言语生生卡在咽喉,一种没来由的恐慌一瞬间涌上心头。

“什么人?竟敢对挚友如此无理!”

明明隔着一道墙壁,雄厚的男声依旧清晰的传达过来。卖药郎转向那道墙壁,问:“你认识隔壁的人吗?”“……”酒吞摇头。

“挚友啊,若遇到什么难缠的家伙,就让我出面解决吧。”“闭嘴……”顿时清静了不少。

声音小到站在卖药郎的位置也只能侃侃听清一点,但相隔一墙之厚还能听到?卖药郎察觉出了其中的异样不禁警觉了起来。

听得出酒吞因长时间不说话而沙哑的嗓音,开口撕裂般的疼痛,他迅速爬起抓取床头边柜上的药物,胡乱地糊了几粒吞下,抖得像个中风患者的手臂才停歇下来,之后又恢复成原来那副呆泄的模样。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卖药郎始终一言不发,待他彻底安静下来后,试探性的问道:“他是谁?”

胶着了好一会儿,酒吞才认命般的回答:“茨木。” “是物怪吗?” “什么?”

退魔剑没有任何反应,卖药郎了然:“心之所囚即为牢笼,心之所驻即为堡垒。”

“你到底……咳咳……”

“不要让他进来……”卖药郎举起退魔剑“对你而言是最好安慰。”

“说了他和我没有关系。”酒吞没来由的恼怒不已,气息逐渐紊乱。大脑皮层传来微微镇痛,酒吞紧撑着额头,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即将破土而出。

“来了。”

砰砰砰——砰——

“挚友!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我闭嘴?发生什么事了吗?挚友!”房门砸得阵阵巨响,几乎下一刻就会崩塌。随着砸门声越来越激烈,酒吞感到自己的大脑也愈加胀痛不止。

“求求你……快滚吧……”酒吞双手死死拽住头发,犹如陷入绝境的困兽。

卖药郎展开双臂,墙壁四面刹那间被密密麻麻的符纸填满,砸门声渐渐平息,随之而来的是物怪接近的预示。

卖药郎看向病床上狼狈的红发男人:“他……不是茨木”“他就是!”红发男人嘶吼着。

“你怎么知道的……”“他……”

酒吞放下双手,紧握双拳:“那家伙就住在隔壁,话特别多,烦死人了。”

“他说自己叫茨木,不小心弄伤了一只手臂才进来的,本大爷根本不想理那家伙,一天到晚叽叽喳喳吵死了。”

“也许是受到冷漠对待心死了吧,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那家伙的声音了,挺好的。”

“哦……真的好吗……”卖药郎道。

“……”

“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心死的样子吧。”

“他就是这样怪胎,完全不把本大爷的厌烦放在心上。”

“很矛盾啊,那阵子他为什么不出声了呢?”

“啧……本大爷怎么知道!”酒吞不耐烦地呵道。

“门外的真是……茨木吗?”“……”

符纸肉眼可见正在变暗碎裂。

看来是触到不得了底线了啊……

“其‘形’已具现。” 锵——

“挚友!别生气啊,会造成伤口开裂的!!”

果不其然符纸停止了破碎,卖药郎暗中庆幸,抓紧时机引出“真”“理”就能结束了。

“……茨木……茨木”

“酒吞童子,你所见到的,究竟是谁?”

“我叫茨木,不小心摔断了右手,第一天住院还请多多指教~”“笨蛋吗你,哪有人住院了还能指教的……”红发男人一脸无奈的看着冒失的闯进自己病房的白发男人,白发男人只是傻傻的笑着。

“你所憎恨的,究竟是谁?”

咚——“这位先生,请你按时就药!”“别管我,这破玩意根本治不了咳咳……”“什么人?竟敢对挚友如此无理!”药物被酒吞横扫在地,四散开来。茨木不清楚里面情况,在门外干着急,拼命打砸房门。

“你所期盼的,究竟是谁?”

酒吞的情况非常不稳定。医生这么评价他,伴随腔喉切裂的还有歇斯底里症,同时还具备常人所不具备的冷静和狂傲,活生生像个疯子帝王。

挚友啊,若遇到什么难缠的家伙,就让我出面解决吧。”

“闭嘴……”他说,沙哑的声线好似失控的征兆。而茨木任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或许他意识到了,但是面对酒吞他从来不会放下戒心。

茨木仍不死心:“挚友!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我闭嘴?发生什么事了吗?挚友!”

“你所囚禁的,究竟是谁?”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于药物针水相伴,令他不敢再奢侈周遭的一切。曾有一只洁白无暇的蝴蝶甘愿驻立于酒吞的指尖,后来它死了,死在他冰冷的掌心内。

“你所杀死的,究竟是谁?”

茨木要离开了,他的手伤好得特别快,就和他的脾性一样。临行前的夜晚,酒吞与茨木大吵了一架,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争执始于哪里。茨木劝酒吞不要活在梦里,酒吞反叫茨木不要进来打扰自己。

最后,茨木放弃了挣扎,他苦笑着说:“挚友,别生气啊,会造成伤口开裂的。”

“我……杀死的……”

“杀死的……是……”

“茨木……”

白发男人直至红发男人扼住喉咙的一刻,眼底里满满的都是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理”已现,退魔剑解除。

——————————————————————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那家伙怎么会蠢到挑战一个疯子的底线。”

“大概是,爱上那个疯子了吧” “将自身的性命寄托于一个可观不可及的期望之上,恐怕是个正常人都不能理解的”

“……本大爷知道了,就这样结束吧。”

病床上早已空无一人,唯见两只一红一白的蝴蝶乘风飞去。

【END】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






【图文】关于大江山的继承人2

※这系列其实有4来着,毕竟是很早之前的脑洞了
※配图酒茨二儿子

“本大爷就是你大爷!”
“不服的尽管站出来,谁打赢了谁说了算!”

好不容易送走了那个混世女魔头,就在大江山大小妖怪纷纷感慨鬼王大人的英明决策之后,不出半年,二王子的到来再次使得大江山内外一度陷入被“支配”恐慌。

基因这种东西有时候还他妈就这么强势。

在接到来自黑夜山大天狗关于二儿子时常欺负鸦天狗且拔人家羽毛玩儿的投诉后,酒吞童子才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茨木虽然一直都顺着酒吞,但在教育孩子上决不妥协,明令禁止一切棒棍教育。酒吞怎么会不理解茨木的想法,他试着阻止过,结果茨木将近一个月没搭理他,为了哄好爱人兼爱将,酒吞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当然也就造就这些小混蛋们的无法无天。

比起贴近茨木罗生门时期的大女儿,二儿子更他娘像他酒吞自己。

一样的发色一样的衣着品味加上一样的脾气。酒吞甚至萌生一种‘这臭小子不会是他爹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整出来的孪生兄弟吧’这样的想法。不过因为二儿子那对鎏金色的双眸很快让酒吞打消了胡思乱想的念头。他有色眼镜觉得只要是茨木生的啥都好。

虽然最后脸很疼就是了。

最近二儿子交了个朋友,叫夜叉。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物以类聚。

怀上二儿子后,茨木几乎天天往安倍晴明那跑,生怕丫头吃不好穿不暖似的,其实送走大女儿后零零散散出现这种现象了,不过酒吞觉得孕期会比较敏感罢了。这不,今天的茨木童子依然不在,鬼王大人料到二儿子一天不惹事过不去,早早守在门口。夜叉到底是个过来人,一嗅气味儿就知道不对劲,随便扯点慌撒丫子溜了。二儿子一见哥们儿闪得比山兔还快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回头一瞅。完蛋。

酒吞坐在台阶上,靠着鬼葫芦似非似笑。

今天茨木不在家,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

后来?大女儿嫌弃晴明的庭院又非又破嚷嚷着贫穷困苦不是妖过的日子,惹得茨木好生心疼,铁了心肠不管挚友怎么发脾气他都要带大女儿回去。

回家一看,二儿子鼻青脸肿得连茨木一时间都没能认出来。得,看这架势估计又惹祸了。其实茨木老早就想打他了,要不是因为这小鬼的那张脸长得实在太像他挚爱的友人酒吞童子。

男孩子皮厚,更何况酒吞没下死手,二儿子没几天就又能蹦跶了,尽管吸取了教训但皮性仍未改,机智的鬼王大人最终想到把这群拖油瓶支开的最佳方案。

至于被赶出门美名其曰历练十年,已经觉醒了的两姐弟回来,发现家里又添了俩小妖怪那都是后话了。

一个小学生写手幼儿园画手的心得

我,逻辑不通,语句不顺,病句十行,错字一堆,符号乱打;线条极乱,色感极差,光影极暗,背景简陋,非黑即白,但是我爱他们啊…

就知道要被屏蔽。。。。

瞎JB画的短漫,生子有,退治有,应该是刀吧.....

看不懂的评论有解释哦~

文科考试遗留的傻吊梗。。。阿爸的酒茨豌豆实验结果

……那啥…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不…

人生真是大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

【图文】关于大江山的继承人

※一个非常雷的生子脑洞
※不喜请自觉退散
※配图酒茨大女儿

丫头生得娇媚,长大后更是不乏当年罗生门风范。
只是最近鬼王大人却常常为此愁苦了脸。

别看丫头平日里平平静静的,疯起来简直堪比镰鼬。仗着自己承有大江山鬼王血统四处打架这个已是常态先不谈,扰乱人间还惊动了阴阳师就足以酒吞童子头疼好一阵子了。

他也不是没教育过,可他爹就不乐意了。

八歧大蛇对这丫头亲近得不得了,也许是隔代相传的缘故吧。每每被酒吞斥责,丫头便会跑到八歧大蛇那告状。而相对的,八歧大蛇也会反过来教训酒吞。

“老子就觉得人类活得太安宁了,闺女叫他们长长记性有什么不好?想当年你自己就喜欢到处惹祸,还不是茨木和我给你善后,你这父亲当的还有脸教育闺女?!”

明摆着护短,茨木这给自己生得不是女儿,是气!

好歹也是自己的爹,面子还是得给的。

丫头为什么不是找茨木?

茨木从来只听酒吞的。

如果只是因为这些外事,当然还不至于让酒吞这般田地。

真正令他郁闷的,是自从家里添了一妖后,酒吞就再也没有开过荤。

白日里茨木要处理大江山政事他不管,夜里笙歌乃夫夫生活幸福和谐之本,结果被丫头硬生生整成独有酒吞抱凉枕。

碍着丫头是个大姑娘的面酒吞也不想来硬的,却偏偏要跟他对着干似的。酒吞叫茨木往西,她偏要茨木往东,酒吞叫茨木陪酒,她偏要茨木陪睡。虽然最后都是以茨木服从酒吞为结局,可小姑娘非但不放弃,更是拉上她的八歧爷爷过来一起闹腾,闹到最后酒吞脾气一上来,直接丢给安倍晴明接手了。

晴明:???人在寮里坐,祸从天上来

此后不出一个月,大江山又将迎来一位继承人的降临,真是可喜可贺